斯害也己_由百世之後_目彻为明_川宁侯|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其子焉往 > 正文内容

儿时的鹅伴

来源:斯害也己网   时间: 2020-10-20

  近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被头懵、头痛、四肢乏力等病痛困扰着,总有些离大去日子不远的感觉。到医院多方检查乃脑梗之故,住院输液、吃药多日方才回到“一身轻松”。我为避开大去之日而庆幸,为在有生之年能再提笔而感慨。不知怎的,久病重新提笔,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儿时的鹅伴。
  儿时家庭相当清贫。虽然家在农村,但除了鸡和猪之外,不仅牛、马、驴大牲畜没有饲养过,就连猫、狗、鸭、鹅也很少饲养。特别是猫、狗,自我记事起我家是从来没有养过的,可谓真正的“无产阶级”、“贫下中农”。
  在我三四岁时,家里的一只老母鸡突然“牢起窝来(我们管母鸡趴窝要孵化小鸡叫‘牢窝’)”。为促使那鸡继续繁蛋,奶奶把它从鸡窝抓出来,反复往冷水里浸。但它像是抱定决心要“坐月子”似地,始终不肯离窝。
  没法子,奶奶就挑拣一些鸡蛋放到窝里让它孵化。就在这时,母亲不知从哪儿找回两枚鹅蛋一同放在一起。我记得很清,母亲还特意将两枚鹅蛋举到太阳下照看,两枚鹅蛋的一端内都有一片“榆钱(可能那就是胚胎吧)”。
  然而,母亲每次查看,羊角风如何处理两枚鹅蛋总是被老母鸡晾晒在一边(可能是鹅蛋过大的缘故)。于是,母亲便不停地把两枚鹅蛋往鸡窝中间挪动。
  大约在老母鸡抱卧十几天后,母亲总要隔上两天,把老母鸡抱卧的鸡蛋和鹅蛋,放进可手的温水里筛选一次。最令我奇怪和兴奋地是,每次筛选时总能见到,几枚鸡蛋(包括两枚鹅蛋)竟然在水里或左左右右、上上下下地一阵“跳跃”。
  总共过了二十几天的样子,该出壳的小鸡便一个个破壳而出了。小鸡一出壳老母鸡丢下两枚鹅蛋不管不问,只顾领着小鸡们四处觅食去了。母亲只好把两枚鹅蛋放到棉花窝里,而且每日都要把一块青砖放在锅灶里烧一阵子,用冷水浇一遍(一来降温,二来洗灰),而后用破衣包好放到棉花窝里。大约又过十来天的功夫,一对黄灿灿、毛茸茸的鹅娃儿终于破壳而出了。
  真真是叫好呢,两只鹅娃儿刚好一公一母。一对圆滚滚的小茸球儿在地上滴流乱转,对于没有多少玩具和娱乐的我们,不单单是增添了无限的欢快,还平添了极大的精神寄托。从刚开始拿煮熟了的糁子和米粒喂养它们,到剪碎了菜叶、青草喂养它们,再后就是把它们抱放到草地上,看它们得了癫痫病会有什么症状用红嫩的小嘴抢啄嫩草。
  转眼两三个月过去了,鹅娃长得飞快,不仅“小鸟依人”不在了,甚至还经常“嘎哦嘎哦”地有些吵人。它们像鸭但比鸭大,身体像个“2”,也像一只小船。颈长,鹅头大,喙扁阔,身体宽壮,尾短,脚大有蹼,伸长脖子身高一米开外,体重七八公斤。只是我家的一对大鹅,羽毛全是纯白色的,一只额头长一个黄疙瘩,一只额头长一个黑疙瘩。它们走起路来抬头挺胸,器宇轩昂,步调平缓而从容,叫声严肃而郑重,简直神气极了!
  它们虽然已经落魄到了不能飞翔的地步,但傲慢之心却丝毫不减。不管是白天或夜晚,有人经过我家,两只鹅必然引吭高歌,比看家狗还要机灵呢。每当你靠近它们,它们会歪着头轻蔑地看着你,一下一下优雅地晃动着脑袋。特别是头顶长着红宝石般头冠的公鹅,不但不怕人,反倒见到人还伸长脖子,扇动双翅,笔直地冲上前去,用它琥珀色的喙狠狠地敛上一口。你拔腿跑开,它还要穷追不舍呢!
  大约那时我的身高还没有高过它们,我所看到的应该与它们是相同的。虽然,它们和我走起路来都是蹒蹒跚跚的,但它们迈步很稳,我反倒常常摔武汉癫痫到哪里治疗好倒。与其说我在放鹅,还不如说鹅在领我。我吃东西时,它们总是伸长脖子围着我。我用脚驱赶它们,它们总是蹒跚地挪动两只红掌退后几步,稍停再一歪一摇地走上跟前,叫人哭笑不得。但整日里有活蹦乱跳的鹅儿作伴,吃不饱穿不暖的我是何等地快乐啊!
  不知是鹅身太高,也不知是缺少材料,那两只白鹅降临我家后一直没有鹅舍。白天它们在村头的池塘游玩,晚上就随便站卧在我们家的院子的一角。在池塘里或三五成群,游弋追逐,划出条条波纹,激起层层涟漪;或成双结对,交颈钟情;或蹶起屁股,扎于水中觅食;或埋首于羽翼,漂浮着打盹;在地上或引颈高歌,或侧颈理羽,或忽闪翅膀抖擞精神,或搁头于脊背小憩。在下雨的日子里它们像一位威猛的卫士,在小院的雨中昂然迈步,并伴有高亢的“嘎哦嘎哦”声,使得寂寥的院落终日充满着生机。
  那只母鹅差不多每三天下一个蛋,但鹅蛋大极了,比四个鸡蛋还要大呢!繁下的鹅蛋大多用来换油盐酱醋等生活用品,偶尔母亲也会给我们炒了解馋。鹅蛋虽然没有鸡蛋好吃,甚至有些腥,但在那个缺吃少穿的年代,吃上一次鹅蛋也算过次大年了。然而,有先天性癫痫病有希望治好吗一次我的小学同桌,给了我一手巾兜捡拾的青苹果蛋蛋,母亲就慷慨地拿出四枚大鹅蛋作为回赠。对此,直到今天我还耿耿于怀呢!
  那只公鹅费粮草又不下蛋,在外工作的父亲回到家总是说“杀掉算了”。母亲说“单留一只母鹅挺可怜的”,奶奶却说“没有公鹅,母鹅繁的蛋孵不出小鹅”!于是两只大白鹅一直成双成对地生活了多年(大约三四年吧)!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鹅有旦夕祸福。在一个深冬的夜间,我家的两只大白鹅被什么东西叼走了。院墙外石壁上留下的一道鲜红鲜红的血印子,我是亲眼看到了的。奶奶说是黄鼠狼叼走了。母亲却说:“黄鼠狼怎么能一次叼走两只大白鹅呢?一定是贼人偷走了,那血印子是贼人故意留下的!”之后,那浓浓的血印子一直留在我的脑海里,直到今天还是异常的清晰可见!
  话到此,我还是想不全李商隐的《题鹅》、白居易的《鹅赠鹤》,甚至骆宾王的《咏鹅》,但我却对则鹅谜记得非常完整:
  头戴红帽子,身穿白袍子,走路摆架子,说话伸脖子!
  
  二○一三年四月十三日 

上一篇: 爱要放轻松

下一篇: 忆高考--随笔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军海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最好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方法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病医院   长春癫痫病医院   沈阳癫痫病医院   包头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   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