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害也己_由百世之後_目彻为明_川宁侯|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环境自净 > 正文内容

QQ日志青春校园表白:我想告诉这世界,我也喜欢你_qq个性

来源:斯害也己网   时间: 2018-06-01


在我转来D城这所大学的第二个月,栗子君就大老远的跑过来找我。其实这也没什么,自从听说我被困在这鸟不拉屎的地以后,几乎每个星期都有哥们儿过来“探视”,顺便在我这讹上一顿。
只不过,栗子君找我……是为了看铺位。
他先是拉着我在学校北门遛狗似的晃了一圈,然后在一家写着出租的粥店门口停了下来,直接就拨通了房东的电话说是要交定金。我当时以为他这是大富翁玩傻了,随便甩个骰子就买哪儿,于是立马就开劝。
别人不知道,我们学校附近的店都是实打实的坑,因为租金贵得离谱本该物价也跟着飙的,可偏偏这方圆十里的消费力全是学生,为了混客源只能做小本生意。后来又摊上我们学校放寒暑假放得最长最早,亏得不行才走了好几家。
我倒是把其中的惨况照实告诉了他,可是他压根听不进去,冲着那副不怕死的德行,亏了也活该。见我实在懒得理他,他突然发神经问我要开什么店好,我就完全炸毛了。
一直以来,我觉得他挺智障的,但至少也没沦落到这种地步。
没过多久,一家糖炒栗子店在学校北门开张了。开业那天栗子君还邀我去“剪彩”,实际上就是去当苦力剪带壳的栗子,说是前一百名可以免费去壳,剪得我啊只想剪他脑壳。去之前,我还真不知道他开的是家糖炒栗子,不过一点儿也不意外,我知道他炒的糖炒栗子真的很好吃,那味道有种记号般的特殊香甜。
栗子君这一外号是当时我们班秋游还是春游来着,去野营。驻扎好营地后不知道谁嚷嚷着要登山,结果大伙儿走到半路发现到处都插着墓碑,才意识到这是座坟山,吓得一溜烟的全跑光了。只剩下我和栗子君呆在原地没走,因为发现了地上有好多毛球球的生板栗,乐透了,捡完就揣怀里。一看书包还有地方塞,栗子君顿时起了邪念决定去摇栗子树,拉着我跟放鞭炮一样摇了就赶紧跑开。要知道那么多那么重的毛球球一时之间砸下来,那就不是要吃了是要命的。
后来我们满载而归,栗子君生好火小露了一手糖炒栗子。虽然大伙儿觉得这栗子来得阴森森的,可是一经哄抢完,顿时放胆说那诱惑的甜香味能把山上那些“阿飘”给引来。栗子君看我吃得意犹未尽,把他那份全给了我,我当是捡栗子的功劳啦,还赐了栗子君这么高逼格的名号给他。
这店的生意是越来越火爆,主要是栗子君的颜值添了不少人气,来排队的基本都是女生。啧啧,现在的女孩真的是,一点也不矜持,一边买单的时候一边问栗子君的电话,栗子君婉拒后还固执地问他微信号。我常拿这事儿调侃他,他一本正经的不要脸说:“我最近总是很担心。”“担心没人来?”“不是,我怕那通辽癫痫病医院有哪些么多男朋友合着伙来砸店不好对付。”“……”
看来我之前算是瞎操心了,谁知道栗子君还算是有点生意头脑,赚了一点甜头后,就开始把店面用心整了一整。不单只是卖糖炒栗子,还有烤番薯和饮品,人手不够又请了两个小鲜肉兼职。我倒是很讲义气的帮他在朋友圈宣传了一番,“朋友患癌,可是意志顽强的在学校北门开了一家糖炒栗子挣医药费,眼看就要倒闭了,希望大家伸出援手帮助他重燃生命之光,求转!”为了保命,特地屏蔽了他再发的,效果果然不错,大家纷纷来打听去帮衬。
虽然和他关系特别铁,但是每次来店里吃吃喝喝我都会照价给的,他知道按我的个性,要是敢免单我肯定不敢去了,于是,他总会想方设法的报答我这个“熟客”。
有回我要在学校里头拍戏,从外面运机器进去的时候刚好经过他店门口,他一看这天又晒又热的,亲手调制了几十杯的薄荷冰饮送到剧组,转头又告诉我别放心上,卖不出去怕浪费了。但逢学校周末,宿舍的菇凉们要是走光了,他怕我落单就“顺便”载我到处搜罗好吃的好玩的,要是碰上什么节日,他就直接把我捎上去他家过节,他爸妈那个热情啊,一看就知道他绝对是亲生的。他的那些单反镜头都宝贝得不行,之前一哥们儿结婚要拍照找他借他都死活不干,那天我只是跟他抱怨拍广告作业时镜头太次拍出来效果不好,他立马就大方的搬出来让我挑……
他的关心,在别人的眼里成了别有用心。宿舍的菇凉撞见他总会阴阳怪气的瞎起哄,如果不是对我俩都熟的不行,肯定得误会吧。
在临近期末的那个月,我作死的接了好几部微电影,每天都在剪辑室里通宵,连片子都顾不上更别提吃饭这事儿了,几乎每顿都是靠外卖解决。虽说学校外面的餐馆总不至于缺德到用地沟油的地步,但是卫生嘛就说不准了。期末考的前一天晚上,我丫的没去复习而是又跑去剪片子,照例叫了外卖,做梦都没想到那一顿吃完后,我差点就成了阿飘。
先是腹痛,后是发烧,宿舍的菇凉们赶紧把我抬去了校医室,看护到凌晨两三点也不见好,直到校医发现我已经开始脱水了,只好又让菇凉们把我送往医院。大半夜的拦不到taxi,情急之下有菇凉想起了栗子君,等我清醒一点的时候已经躺在了病床上,栗子君坐在旁边正盯着吊瓶发呆。
“她们呢?”我戳了戳他,可是腹部强烈的痛感很快让我缩成了一团。
“被我赶回去考试了。”他回过神来摸了下我额头。
“你呢,不用去店里吗?”
“还痛吗?”
“什么?”我一阵莫名其妙。
他突然伸手过来掀开我被子,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已将我整个人打横抱起。我惊慌唐山癫痫医院哪好失措的想要推开,可被他的话给硬生生震住,“忍一下,医生说等你醒来就要去做检查。”
完了完了,昨天折腾了一晚我没有洗头。
有没有人知道,柳下惠当时是怎么坐怀不乱的。
我的右耳能清晰听到他的心跳,为什么他能那么淡定。
坐在大厅等检查结果的时候,看我一直没吭声,他打破了沉默:“等会儿,想喝什么粥。”
“我昨晚吐在你车上那些么,拿去拿去。”我故意恶心了他一下,两个人都憋不住笑了起来。
但很快就笑不出了,医生拿着检查报告说要马上准备阑尾手术。他一听是要动刀子比我还紧张,直到被推进手术室前他都死死拉着我的手,害得我还要反过来安慰他只是一个小手术而已,死不了。可他竟然幼稚的说,“要不还是不手术了。”我无语地甩开他的手他又拉上来,喊道:“呀!你再不放开,老娘就报警了啊!揩了那么多油。”其实原本心里有的那点害怕,早已被他的出现冲刷得没了踪影,虽比不上麻醉剂,但足以安心。
等我出院,就直接被爸妈接回了远在A城的家中过暑假。而栗子君,则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像是把我彻底给忘了,但我更不想承认,那隐约恶化成了一种失落。直到那天,我在朋友圈转发了一台湾导演来A城举办夜宿美术馆的活动,本想着顺便找个“睡伴”,还特地说明了谢绝男生。可活动的当晚,一堆从D城赶来的哥们儿集体抱着睡袋出现在美术馆门口时,我忍不住对天长叹。
栗子君也在其中,我倒是一点也不惊讶,只是再见时,我有些不敢看他的眼睛。
展厅四周都是被揉皱了的纸,人来人往的置身于光影。我们找了一个离导演不是很远的地方躺着,听他唱了几首老歌,讲了几个只有他觉得很搞笑的笑话,才终于开始放他拍的《郊游》,一部让他低调拿下了台湾金马奖的小众文艺片。果然是被叫做时间的艺术品,节奏缓慢是其次,镜头长得有些压抑,还没放了十分钟,身边就已经倒下一大片。
看完已夜深,空调冷得我赶紧走到外面透透气,却发现栗子君在阳台上吸烟,刚转过身就听到他悠悠的开口:“Milly~”那语调,就跟平时公园里那些老大爷调戏叫Mary的小狗一样,分外�}人。
作为东道主,我很负责任的带他去了7-11,吃杯面。店员妹纸盯了栗子君很久,羞涩的免费送了两份鱼蛋过来,支吾半天说是很久也没接待过那么晚的顾客了,栗子君却很有礼貌地全部结算掉。于是,那妹纸盯得更明目张胆了。
“想不到,你勾搭有一手啊。”我不顾形象地往嘴里塞。
“失敬失敬……“他闻了一下他点的那个咖喱牛肉面,立刻皱眉,把我吃了一半的虾仁面换了过潍坊什么医院看癫痫好去。
“喂!”等我反应过来伸手去抢他已经吃了起来,气人专业户吧。
“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
“肯定好了啊!你又不早问,最近失联啊?”
“唔……”他摇头,“只是没联系你一个而已。”我被他突如其来的直白给吓到。
“Why?”
他看我一脸茫然,继续补充道:“我怕忍不住来找你。”这算什么鬼理由。
“那你照样还不是来了么,说吧,找我干嘛?”有些事,他不愿说破,我只能装傻到底。
“吃杯面。”
第二天清早,我妈一打开家门就问我昨晚去哪儿了,结果从我身后冒出一堆男人认真地回答一起夜宿了,我当时想死的心都有啊。
大伙儿倒是很随意,迅速占领了我家所有的洗漱间。栗子君连头发也没吹干就往厨房里钻,非得帮我妈一起做早餐,即便我愤愤地认定他有故意表现的嫌疑,但是完全阻挡不住我妈心里那个乐啊,全写脸上了。在栗子君的帮忙下,我妈很快做好了满满一大桌来喂饱这群以光速光盘的禽兽,休息了一会儿我便指挥大家一起去洗碗。洗着洗着我发现栗子君不见了,隐约有种不祥的感觉,立马奔向自己的房间,才意识到我妈已经拉着他参观完正开始详解了,什么叫做引狼入室啊,血淋淋的例子摆在我眼前。
赶走了我妈,我下意识的手忙脚乱收拾房间,可又看到栗子君杵在那儿,干脆放弃了,一头栽进被窝里。
“我终于明白什么叫不知木兰是女郎了。”他盯着我梳妆台上乱七八糟的一堆化妆品冒出这么一句感叹,我觉悟太低,脑子转了很久,才明白他正变着法儿在骂我,一枕头扔了过去。
也就是从那以后,栗子君几乎每个星期都来A城一趟,总是在我固定出没的几个场所装偶遇。有时候他白天太忙就晚上开夜车过来,还美曰其名:“散步。”这情况,直到暑假结束我回到了D城的学校,才算正常回来。
但手头上再忙,都会收到栗子君亲手做的饭菜,完全没有给外卖可乘之机。只是苦了那个兼职的小鲜肉,放学除了要顾忙到不行的店里,还要被逼着来给我送饭。为了答谢人家,托我妈从家里寄了一盒咖啡过来,等到下次他来的时候,我特地把咖啡送给他。后来他一脸委屈的和我抱怨,一拿回去就被栗子君没收了,我哭笑不得很是无奈,本想着安慰他再送一盒却被他打断道:“师姐,你很幸福啊。”我疑问地看向他。
“其实我进店不久就知道他有喜欢的人,那种感觉是藏不住的,只是当时在想,是谁那么幸福能被他喜欢。直到有一次,店里的人多到挤爆,但正对着空调下的那个位置他一直留着,谁也不让坐,等到你来了,他就不经意告诉你刚好还剩一个位置。我这才确定大的青少年癫痫病医院是哪家,原来是你啊。”
我忍不住笑着问:“你是被他威胁了还是被他威胁了?”
没有感情白目,没有后知后觉,其实早已深知自己依赖上了这份喜欢。
平安夜的晚上,栗子君说人手不够让我去帮忙,我一听是“帮忙”还迟疑了一下,他不轻易提这两字,提了一定是把我往死里坑,但出于人道我还是如约而至了。结果只是把糖炒栗子包装成圣诞礼物送出去而已,当了一回圣诞老女人。可能被扭曲成情人节的缘故,校道上一大波情侣正在靠近,各种腻歪到了无下限的地步。不知道耶稣看到会不会掉眼泪,于是我虔诚地把礼物都塞给了那些低着头走路的单身狗。
等到手上空空如也返回店里,兼职的小鲜肉们已经提前下班了,只剩下栗子君一个人在厨房里收拾。我趴在门边就这样呆呆看着他,安然地得到了一种满足,那是一种你能看得到未来的满足。
“那么早派完了?”我回过神来,任由他拉着我坐下。
我把手伸到他面前,“酬劳!”他拿出一袋糖炒栗子放在我手上,虽然我很爱吃这口,但还是很勉强的收下了。
然后,他又很自然地补了句:“你见过哪个老板娘谈酬劳的?”老板?娘?我好像没听错,不是老板他娘,是老板娘!
“老板娘是谁啊?在哪儿?”我迅速装作不懂的样子不停张望。
“这里……”他捧起我的脸使劲儿往中间挤,自己先笑喷了。我一把拍掉他的手,很郁闷地说:“凭什么啊,你一直都没跟我表白过。”
“你当初要是一句话能打发了,我就不用费这心思过来开店了。”他剥好一颗栗子塞到我嘴边,“我想着,万一哪天要是你没地方去,只要闻到这糖炒栗子的香味,你就会来我身边了。”
我特别破坏气氛的问了句:“所以,你的目标是要开全国连锁店么?”
“那到没必要,因为你已经离不开了。”他的脸越靠越近……
幸好,我们拥有了一个默契的结局。
爱情,总是个不讲道理的心机婊。在你察觉到他不动声色的付出已然成为了你的依赖,你已经清醒地意识到,他每次Hero般的出现都不是巧合。你开始确定两件事,第一件就是他颜值是不是很低,要是实在丑到关了灯也接受不了还是拉倒吧;第二件,你真诚地请教你的心,你真的喜欢他吗?还是只是想留住那份持续的25度温暖。
在友情的基础上谈情说爱,无疑是最危险的试探,搞不好就会连朋友都做不成。你不知道,他也独自度过了很长一段“经期”,他的犹豫,他的顾忌,通通都关于你。他为了你的幸福,把能留在你身边的机会也赌上了。既然确定了心意,就勇敢一次吧,陪他一起把时间熬成最长情的告白。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军海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最好   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方法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病医院   长春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愈吗   沈阳癫痫病医院   包头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